2022年,在人们依然忙着抗疫的时候,一个喜讯不期而至,在甘肃省酒泉市下属的阿克塞县安南坝野骆驼保护区,工作人员拍到了一组珍贵的照片,照片的主角正是我们国家的一级保护动物,中国豺。

在阿克塞县的安南坝保护区内,工作人员在回收事先布置好的红外摄像机的时候,惊讶地发现了豺出没的照片,画面清晰可见,一群豺在峡谷中休息及捕食的场景。从画面中可以看到,这群豺正处于健康状态,毛色鲜艳,神态自若,显然已经适应了当地的环境。

这组照片十分珍贵,它标志着我国北方豺群的不断扩大,自从祁连山发现了近些年第一批北方豺活动的画面以来,国内还没有其他地区出现过类似种群。包括此次发现豺犬的阿克塞县,也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豺犬出没的痕迹。

此次的发现让原本不出名的甘肃阿克塞县也首次惊艳了人们的眼球,阿克塞县是属于我国甘肃省酒泉市的一个下辖县,也是我国少数民族哈萨克族除新疆以外最大的一个聚居点。这里地处高原,生态环境十分优越,有着充分完善的食物链和较为原始的自然环境,因此我国在这里设立了安南坝自然保护区。

随着生态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大,人为活动的因素逐渐退出,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区域内的生物多样性以及食物链的完整性也更加完备。这是中国北方豺再次出现的原因,也标志着这里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此次新发现的豺群说明了祁连山的豺种群正在外扩,前几年,人们首次在祁连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内发现了包含13只个体的豺群狩猎的画面,而此次发现的豺群出现在距离祁连山近700公里外的安南坝保护区内。

这种远距离的种群扩散,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豺群的数量正在恢复,并且恢复得很不错。二是这里的生态环境保护得很好。在保护野生动物方面,甘肃确实走得不错,并且卓有成效,凭借一己之力将几乎灭绝的北方豺拯救了过来,让甘肃成为了中国豺群种类最多,个体数量最多,并且生存前景最客观的省份。

甘肃之外,也有一些地区发现过其他种类的豺犬,但情况都不容乐观。比如新疆和青海拍到的印度豺,被发现的都是一些个体,没有形成种群;四川地区在卧龙和黑水河分别拍到过一些个体。而发现数量相对较多的西藏地区,豺群主要分布在藏南,不利于保护。云南地区的热带豺分布在边境地区,数量稀少。

而甘肃地区利用其地广人稀,生态环境种类丰富的特点,充分发挥了林区、草地、荒漠地区以及黄土高原的多样化优势,建立了很多卓有成效的自然保护措施,特别是近年来实施的退耕还林工作,让甘肃成为野生动物活动的乐园。除了北方豺群之外,蒙古野马的野化基地以及重新从哈萨克以及吉尔斯坦引进的高鼻羚羊的圈养种群也在甘肃。而甘肃也是国内野生大熊猫数量最多的省份。

当然,也有人对豺群出没是否会对野生骆驼造成威胁表达了担忧,毕竟在安南坝野骆驼保护区内,野骆驼才是名义上的主角。而近期在央视的报道中,有狼群捕食野骆驼的现象,从食物结构上来说,豺群与狼群的食谱几乎是重叠的。

但豺群体型相比较狼而言还是有差距,捕食成年的野骆驼是不现实的,而对于生病以及年迈的骆驼而言,豺群还可以起到清理的作用,捕食者的出现对野骆驼而言不是负担,反而是促进物种健康发展的重要一环。

另外,在保护区内还有很多其他的食草动物可供豺群捕猎,例如野驴、野牦牛、盘羊、岩羊、马鹿等,这些都可以替代野骆驼成为豺的捕食对象,而豺作为食物链上的重要一环,将成为是该地区生态系统向好发展的一剂强心针。

目前来看,在甘肃地区的豺群数量在不断壮大,2022年3月份,在张掖市的肃南县也发现了豺群捕食岩羊的画面。

由五只成年豺组成的小型豺群正在冰冻的河谷活动,并且捕食了一只岩羊,这些豺体型健壮,身体状况良好,数量较少,很可能是从大型豺群中分离出来的新群体。良好的健康状态和充足的食物保证将确保这个小种群稳步壮大。

北方豺的数量正在稳步向好,但豺的整体状况不容乐观。当前北方豺从几乎灭绝的境地绝地重生,并且数量和领地都在逐步扩大,这都得益于甘肃以及整个西北地区得天独厚的环境优势,以及高效的环境保护力度,在这里不但有豺,还有雪豹、猞猁、狼等动物出没,它们制衡了岩羊等食草动物的数量,维持住了脆弱的生态平衡。

而其他种群的豺亚种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目前其乌苏里亚种以及天山亚种都处于极危状态,而西藏地区的喜马拉雅豺近年来数量锐减,主要原因可能与过多的流浪狗有关,一方面抢夺了豺群的食物,另一方面也传播了一些家犬的疾病。

印度豺以及热带豺也都处于很难保护的境地。原本豺有十一个亚种,包括中国豺、四川豺、东亚豺、印度豺、缅甸豺、爪哇豺、西亚豺、印度支那豺、喜马拉雅豺、克什米尔豺和苏门答腊豺。但目前豺亚种已经重新定义,只剩下三个,北方,南方,苏门答腊三个亚种。

而伴随着豺分布范围的缩小,在其幸存的范围内,个体数量的趋势大多数也是递减的,而此次甘肃地区发现的北方豺成为了一个难得的亮点。

当然,对着我国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力度加大,很多地区的生态系统在逐步恢复,未来在秦岭、大巴山、子午岭、六盘山、太行山等地区都有可能逐渐发现中国豺的身影。再往后华南、华东、华中等地区也有希望迎来豺犬的回归,不过目前来看,能把黑熊、黄喉貂、豹猫、狗獾等动物保护好已经实属不易了。

保护野生动物任重而道远,并非一朝一夕可完成的,除了豺之外,还有九节狸等物种,其数量比大熊猫、金丝猴更少,保护难度也更大。还有一些动物属于跨边境活动的,比如亚洲象,这些动物的保护需要各国之间的通力合作才能完成。要知道自从我国禁止鱼翅交易之后,全球范围内鲨鱼的数量反而更加稀少了,这与国际上某些国家滥捕海洋动物,尤其是海洋鲸类有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