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作为陪伴90后、00后等群体少年成长的一种新生事物,如今已经在这两代人的成长下不断地发展壮大,逐渐地呈现出出圈的态势。

久而久之,一种以ACG产业为中心基础的新的衍生文化也孕育而生,那就是“痛文化”。

虽然名字上带个“痛”,但是它与人体生理学上的疼痛却没半毛钱关系,主要说法源于一些御宅族为了彰显个性和厨力,会将自己喜欢的动漫角色、动漫公司或者角色名字之类的字画贴在衣服或车子上。

说到这类文化的著名代表,那就莫过于“痛车”了,据说在日本,一些宅男就很喜欢将自己的“纸片人老婆”给喷贴到车上,也许在他人看来这脱离常规,但对本人而言则非常满意。

另外,在日本给车子上二次元美图还要交税,年轻人交这些税的时候会替钱包感到很心疼,这大概也是“痛车”一词的又一来源。

但国内有规定,车主不能私自对车进行改装或涂料,除了会受到多方面的严格限制,一旦被查到还要被罚款并责令恢复原样(当然,这针对的是私自改装的痛车),因此过去十几年内,中国的痛车文化一直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众事物。

不过近几年来,年轻一代逐渐开始成为国内市场消费主力军,期间二次元产业也迈入了发展的正轨,包括曾不被接受的“痛车文化”也有了官方的赞助支持,合法上路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

9月16日当晚的原神版本前瞻里,大伟哥在直播中为大伙们放出了一系列的活动预告,其中光是品牌联动的活动就有好几个。

前不久,原神先后与必胜客、喜茶以及得物进行着联动,我以为这个联动频率够多的了,谁能想到后面竟然还有,这是要当“联动狂魔”的节奏吗?

据了解,这次的联动对象分别有—某宝、招商信用卡,凯迪拉克,前两个还不算什么,倒是最后那个挺离谱的。

那可是凯迪拉克啊,世界有名的豪车品牌之一,不是一般人家能买得起的东西,前面那些联动即便咱们不去参与,好歹也是具备消费能力的门槛,而这个门槛线日,凯迪拉克官方发布了这次原神联动的宣传视频,北斗和枫原万叶作为联动代表,联动方此次推出的便是以两位角色为个性贴装的款式车,而且每种贴装还有CT4和XT4两种型号可供选择。

同时车身表面还印有浮世绘风格的涂装,如气流状纹路和枫叶、浮云等图案,对应着万叶的稻妻人身份。

事实上,凯迪拉克并不是第一次与原神进行联动的,早在去年两家合作就已经开始,当时他们推出了以魈、刻晴、香菱、芭芭拉四位角色为贴装的CT4痛车。

至于价格方面,两者分别是23万元左右和27元左右,在二线豪车品牌里有着很高的性价比,当然了,这对我们绝大部分普通玩家来讲,终究还是高攀不起的豪华玩意儿。

接下来这位来自广州的大学生,则预约了北斗贴装的XT4痛车试驾活动,你别说开着这辆名牌痛车停在路边,似乎还挺有面子的,但社死也是真的会社死。

体验痛车光有接送当然是不过,不如趁这个机会亲自开痛车去海心沙那里兜兜风,路上这么多车围绕在身旁,这下还不成为这条街道上最靓的仔。

看上去各位原友都只是停留在体验试驾活动的阶段,没办法,毕竟价格摆在那里,谁都出不起这个钱。

老话有说,“宅男一面墙,北京一套房”,这个群体里最不缺的就是那些深藏不露的“隐形富豪”,平时啥都不买,一到该表现自己厨力的时候就是出手阔绰,再加上玩原神的人数量本身也多,总会混进几个家里有矿的也不奇怪。

这没什么好纳闷的,因为痛车这种东西本来门槛就比较高,但凡家里经济差一点的阿宅都玩不起痛车,只是……

另外,痛车改装还要备案,否则会被交警违法查处,备案规定中也要求一台车最多拥有三种颜色,车身有物品涂料不能多于整体的30%,还不能遮挡车玻璃以及阻碍其他人辨别车体主要颜色,原因是过于鲜艳的颜色也容易分散其他驾驶者的注意力。

年轻人有这方面的精神需求,一些汽车厂商也发现了这其中存在的商机,供求关系一旦形成,那么官方出品的痛车便有了自己的消费市场。

说到这个主意的灵感来源,网上有猜测是看到了日本丰田邀请初音未来作为花冠车型在美国的代言人,于是受此启发。

由于不熟悉这个圈子,这场代言宣传并没有带来好的反馈,就连演唱会都是清一色的负面评价,成为了洛天依出道早期的“黑历史”。

2015年,上汽通用别克开始将当时仍是“二次元小天地”的B站作为新的营销市场,并在里面投放了一系列带有二次元元素的别克汽车广告。

不仅如此,官方还与B站合作推出一个H5小游戏,让用户边玩游戏边抽奖,以此推广别克威朗轿跑或威朗GS上市的车辆,该产品主打运动设计风格,以年轻群体为主要受众。

除了以上两家汽车品牌,凯迪拉克其实也很早就在二次元方面入手研究了,不过它的法子却更为高明。

当时官方采用了软广告的植入方式,在2017年4月7日发布的《张召忠说》第46期里,局座通过美国“陆军一号”为话题切入点,借此讲述了凯迪拉克是如何将军用科技普及到民用的。

表面上看凯迪拉克与局座的联动并没看出什么二次元的味道,实际上这个营销合作是基于B站平台来进行的,等于是用一种更隐晦的表达方式来与二次元产生间接联系。

直到2018年上海举办的BML、BW展会现场,由广汽丰田与网友知名手游《阴阳师》合作推出的定制痛车正式亮相。

线上方面,玩家们可以通过“AR疾风现世”、“广丰LBS鬼王大作战”两场现世互动活动,通过游戏奖励参与抽奖,奖品分别是致享、致炫的一年免费驾驶权,以及1万元现金奖励,另外还有广告动画《平安京车神记》来为本次联动造势宣传。

回到最近这两三年,出现在漫展上的痛车开始变得越来越常见,其中有民间同好者改装的,也有厂商官方推出的。

不管怎么说,官方痛车的出现对于国内痛车文化有着一定的正向意义,比如让痛车这一亚文化产物迎来走出小众舞台,成为正规事物的机会。

随着后来萌元素和宅文化的兴起,两者间的交汇方式也变成了更加显眼的“痛车”,感觉现在的阿宅不贴个动漫人物在车上都不能证明自己是某某角色的真爱。

总而言之,大佬们在秀自己的痛车时,也要记得一切行为都要正常、正规、正能量地运行,那样才有机会被大众所接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